沈污

【黄少天x你】将此生为你说的话都刻在这张光盘里

★荣耀属于他们,ooc属于我,私设一大把
★这个梗源自于 @今非 今非太太的缄默
★努力地写的和太太的不一样,也努力的想要把自己想表达的表达出来
★有可能会写成一个女友有残疾的一个系列
★希望大家喜欢[鞠躬]





[正面]

你第一次见到黄少天时,你才三岁。他家是你家对门新搬来的邻居。他的父母带着他来和你们家建立交流
你看着这个比你大两岁的小哥哥。他的头发稍微偏棕,发质好像很柔软,你想知道是不是摸起来也这么柔软;他眼睛大大圆圆的,感觉和自己眼睛有点像呢。啊,哥哥他笑了,他有小虎牙,真可爱。
我喜欢这个小哥哥。
你对自己说。
他一把拉住你,稚嫩的童音喋喋不休『小妹妹你真可爱啊!哥哥我好喜欢你!你喜不喜欢哥哥啊,哥哥以后带你出去玩好不好?你喜欢什么啊……』
你也只是微笑着看着他,向他点头,想比划什么,但手被拉住了也没有办法。有点为难呢。你扭头看向了父母。
父母并没有看着你,他们正在和黄少天的父母讲话
『你们的孩子……是说话,比较晚么』黄少天的父母斟酌着词汇。
『这个孩子她,先天无法说话啊』父亲说出了事实,母亲也只是微笑着低下了头,看着你,摸了摸你的头顶
『即使如此我们也很爱她』
『没有考虑再来一个孩子么』
『不了,如果下一个孩子是健康的,我们肯定会更加关爱那个孩子,冷落了她,我们也不想如此』
『这个孩子真是幸福呢』
『希望她未来也是如此』


[反面]

苏黎世

『媳妇媳妇,你吃饭了么,我们现在快吃午饭了。我跟你说啊这里饭菜一点也没你做的好吃,我好想吃你做的饭啊。媳妇你想不想我,我知道媳妇你一定想我,我也超级超级想媳妇你呢!哎呀我跟你说……』
电话撂下,黄少天就对一个本子上一项事程挑了个勾【和媳妇在晚饭前聊天】
自从他进入了国家队,要准备去苏黎世后,就准备了这个本,怕你在家无聊,怕你想他不好好吃饭,计算好时差给你打过去。
这样只有他在说话的电话,是你们的日常,每一次每一次都是这样。黄少天也像是乐此不疲一样,在蓝雨的时候就是这样了。
『哟,黄少,这么甜蜜呢』方锐一把勾住了黄少天的肩膀
『那是,我媳妇这么可爱,我当然天天都对她有说不完的话』满脸的骄傲
『得了吧,看你这电话,妹子那头都不说话,估计人家早就把手机扔一边了吧』
『胡说,我媳妇一直在和我应答着,你们都不懂,我媳妇最爱我了,怎么可能那样』
『得,不和你矫情,下午的总决赛咋样』
『咱们一定会赢的,我还要用这个戒指和她求婚呢』


[正面]

你和黄少天一同长大,他比你早入学,每天你最期待的就是他放学时来到你家,给你讲学校的事情,课程、老师、同学……他怕你有些事情不清楚,还特地说的特别细致。你虽然说不了话,但说不定就是因此而特别早慧,即使是学校里的课程,你也能理解的七七八八
到了入学的时候了,你执意不去聋哑学校,要和黄少天去一个学校,这可能是一向乖巧的你,对父母做的唯一一次的反抗。
入学后,同班的同学倒是和蔼,对你百般照顾,而且也很适当,不会让你太过变扭,这让你很感激。黄少天也不顾隔着楼层,每个课间都下来看你,还是爱对你说着话,所有的一切一切,直到初中时
你初一时的他,就已经玩网游玩的很好了,你虽然不涉及这个领域,但是对于他的这项特长还是很骄傲的
那天,学校门口堵着两个人,是来找你的
『你就是黄少天那个宝贝妹妹,嗯?』
『什么妹妹,女朋友吧』
『哈哈哈哈哈哈那不就更好了』
你挣扎着想要摆脱那个人握住你的手,但是他力气太大了
『喂,你哥哥可是在网吧里把我们教训的很惨啊,你对他这么重要,不如你替他受了吧』
『哎,这么久怎么都不说话,不会是个哑巴吧』
『那家伙嘴那么碎,女朋友是个哑巴,哈哈哈哈哈,笑死老子了』
『话这么多干什么,赶紧打吧』
紧闭着眼,连逃却是也逃不了,只好等着拳头的降临。但只听见一声闷响,却没有感觉到疼痛。小心地张开眼,是他替你受了着一下
『开心了么,该我了吧』
他的力气没有那个人这么大,可是也很灵活,打的次数也多,即使是对着两个人,也毫不示弱
『md疯子』
『给我滚,以后在游戏里我追着你们杀,给你们杀回新手村里』
你心疼地看着虽然挂着好几处彩,还在向你笑着露出虎牙的黄少天,一下子,就哭了

[反面]

第十赛季的季后赛,蓝雨惜败后,面对着记者们的提问,以及“胡乱”的批斗,黄少天心里忿忿不平。
把自己关在了宿舍里,死死地咬着牙,狠狠地揪着头发,想发泄心情却不知道怎么发泄。用力地向后仰去,躺在床上,手覆盖住了额头,盯着天花板,眼中涌上了水汽
敲门声突然响起,黄少天不耐烦的说『谁啊,心情不好,别进来了』
门外静静的,本来以为外面人已经走了,却听见熟悉的呜呀声,一下子就蹦起来了。一把打开了门,看见了你
『你怎么来了』
你用手语表达着,你看见了比赛,想来安慰你。黄少天假装着无所谓地说『哎呀没什么的,比赛嘛,是吧,有输就有赢。我没这么的,你别……』在你的目光下,他渐渐销声
你走进宿舍,带上了门,比划着说『你不开心』
黄少天愣了愣『怎么会呢』
『我理解你,不用瞒我』
黄少天咬了咬下唇,一把把你抱紧怀里,头埋在你的颈窝里呜咽着『我们都已经……』你反抱住他,摸着他的头




[正面]

你根本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后,你的第一反映是什么,只感觉动都动不了。
他抛下你,走了?怎么可能?你拉住阿姨的手多希望阿姨只是说笑。阿姨不忍地看着你,说『那个孩子说不让我们告诉你的,怕你受不了,他想等他到了地方的时候,安排妥当了,再回来一次告诉你的』
你急切地比划着想要知道他现在在哪里,阿姨也只能是说大概是在长途汽车站了。你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,想要去再见他一面。
平日里走路至少要一个小时的路程,你却只跑了半小时过一点,这可能是你这辈子最快的速度了。
你在汽车站里穿梭,想要找到他的身影,却在最后看见了他登上了车,而车,已经发动。你拼命的跑过去,吚吚哑哑的喊着,怎么也喊不大声。
一个踉跄,你跌倒在地,发出了一生中的唯一的一次成词的声音

『少天!』




[反面]

在长途汽车站坐着等着车,倚在行李上,长吁短叹。黄少天也不知道你是否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,但估计自己的父母,尤其是母亲,嘴不严实。
不把这件事情提前告诉你,也是有他自己的考量,但是还是忍不住就担心起你来,心里一遍遍地问着自己做的是否正确,有没有伤到了你,但也没个答案。
车已经来了,将行李放好,排队登上了车子,找个靠窗户的位子坐下,伸出头看着前面,眉头紧缩。车子发动了,已经不能回头了

『少天!』

这可能是这辈子听见过的,最嘶哑,最凄惨的声音了,嘶哑得不像是女生能发出来的声音,但也尖锐得像是要戳烂他的心脏
惊异地回头看去,只看见你倒在地上,脸上泪水和泥沙,还有血,混在一起
『师傅!停车!』




[正面]

黄少天还是去了蓝雨,不过是在两天后。话都和你说清楚了,一起也都安排好了,他坐上了去往蓝雨的汽车。
从此他一天至少一个电话给你打过来,说的大多也都是琐事,他在那头喋喋不休,你在这头安静微笑。有时和他同一个宿舍的人起哄,你在这头也听得清清楚楚,烧得脸上通红。
不玩游戏的你,也开始关注荣耀,看着比赛,有时会在网上问他,为什么没有看见他的角色。他也会笑着回复。你也期待起你的他能够早日登上这个舞台
看着他第四赛季的出场,看着他和那个叫做喻文州的少年组成剑与诅咒,看着他拿到第六赛季的冠军与mvp,一直到看到他第十赛季的失意。
你,来到了他身边。




[反面]

黄少天第一次见到了你,他五岁。他觉得他从未见过,这么可爱的女孩子,粉雕玉琢。乌泠泠的大眼睛看着他,里头有他清楚的倒影;粉嫩嫩的嘴唇像他喜欢吃的草莓果冻一样;乌黑细软的头发柔顺地垂在双肩上,就像她这个人一样安静柔和。
那时的黄少天还小,不懂得什么叫做砰然心动,但是他知道,他喜欢这个小妹妹,想和她一起玩。
拉住了她的手和她说话,也不管大人们说的什么,感觉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和这个妹妹说。
可是过了一小段时间,黄少天也感觉不对劲了。因为你一直只是看着他微笑,一句话也不说。他转过头去抱着阿姨的腿问『漂亮阿姨,小妹妹为什么不说话啊,她是不喜欢我么』
你母亲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『小妹妹她,不能说话呢』
『啊?那,妹妹她好可怜啊』
母亲也只是笑着
黄少天想了想,一把抱住了你『那我就当小妹妹的嘴好了,小妹妹想说什么,我都会替妹妹说的!』






[最后乐章]

你看着世邀赛最后一场总决赛的回放,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看这个回放了。你从心里为他感觉到骄傲,曾经的你的少年,现在已经变成了你的男人,但是这段情感,却一点也没有消退,你还是这么的爱着他。
敲门声响起,你疑惑着这个时间谁回来,打开了门,看见了那个让你心心念念魂牵梦萦着的人。
他单膝跪了下来,掏出了那枚冠军戒指,脸上激动和紧张混合,极少的声调不稳

『你愿意,嫁给我吗』


★文笔极差,真是对不起了
★黄少是个小太阳,我也想这个妹子是个很温暖的妹子
★阅读是有一定的顺序的,这种排版感觉还是驾驭不好
★希望大家喜欢,谢谢,食用愉快

评论(2)

热度(71)